相关文章

泰州自来水水源一个月三次酚超标 取水样工具被抢走

“截至今天,引江河这个取水源已经停用12天了。这个月水源已经三次被污染,被检出挥发酚超标。”昨天,泰州市自来水公司有关负责人告诉扬子晚报记者。4月21日,央视新闻直播间以《泰州引江河取水口被污染》为题进行报道,直指扬州江都一家名叫“江苏长青农化股份有限公司”的企业可能是罪魁祸首。

备用水源停用泰州高层住宅居民用水受影响

本月以来,泰州市城区居民屡屡遇到自来水水压不稳,有居住在高层的居民家中用不上水。据泰州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陈松林介绍,泰州自来水源水绝大多数取自长江,引江河作为备用水源,需每天从其中补充两万吨到自来水管网。最近引江河的水被污染了,这个备用水源被停用了,造成高层居民家中用水受影响。

泰州市自来水公司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最先发现引江河被污染是在本月2日,当时工作人员发现源水有刺鼻味道,加热到50℃时,气味更浓,经检测其中挥发酚的含量远远超标。紧接着,本月9月、17日又发现源水被污染。泰州市住建局新闻发言人葛建余接受采访时表示,在泰州市引江河附近区域没有发现疑似问题,但在引江河西岸,邻县邻区,发现有化工厂在生产。

记者了解到,扬州江都浦头河与引江河相通,在距离泰州引江河取水口9公里、浦头河河岸有一家名叫“江苏长青农化股份有限公司”的化工企业。4月21日,央视《新闻直播间》报道中说,“本月17日记者随工作人员来到这家化工厂,在厂区的北墙外有三处排水管道,工作人员在这三处排水口取样,经检测,水体中的挥发酚浓度是限值的10倍。同一天,泰州自来水厂引江河水体挥发酚浓度是限值的4倍”。

浦头河筑起堤坝泰州人取水样时被抢走工具

昨天,扬州江都环保局许祥海副局长接受记者采访时称,接到泰州反馈的消息后,他们与多个部门联合成立了调查组,对包括长青公司排水口附近在内的浦头河里的水进行取样化验,结果没发现挥发酚超标。4月17日,本着“不管是不是长青公司排的污,先堵上再说”的原则,他们连夜在距离该公司500米的浦头河下游筑了一道堤坝。

当天上午,记者在泰州市自来水公司工作人员的陪同下,来到将浦头河一分为二的这个堤坝。一走近河边,就闻到一股从河水里散发出来的农药味,堤坝东西两侧水质呈“两重天”。东侧河水相对清澈,而西侧河水发黄,且上面飘着泡沫。泰州市自来水公司张副总经理告诉记者,本月23日,他带领公司小单、小赵两名女性工作人员在该堤坝附近取样。让他们想不到的是,小单、小赵两人刚在堤坝西侧取了水样,就发现从远处驶来几辆车,车上下来10多人,抢走了她们手中的水样桶和量杯。小单还为此划破了手,鲜血直流。

在泰州自来水公司人员的指引下,记者看到堤坝不远处的桥上停着一辆扬州牌照的小车。见记者拍照,车上一名男子马上走了过来。男子称他是长青公司的,但拒绝回答记者他为何“把守”桥面。泰州市自来水公司张副总经理说,这辆车这些天来一直停在桥面,他们“把守”的目的是不让泰州方面在河里取水样。昨天中午,江都区委宣传部一名负责人针对23日双方发生冲突一事回应,他已经批评过浦头镇一副镇长了,事情的起因是,浦头经央视曝光后感觉受了委屈,觉得泰州管得太宽。

拒绝记者进厂采访疑似问题化工厂始终是个谜

记者采访获悉,被质疑的长青公司是一家上市公司,去年销售额达20亿。在采访中,扬州江都环保局许祥海副局长认为,长青公司有没有偷排污水,他不好下结论,但作为一个上市公司,长青公司应该有对环境负责的胸襟。据他所知,长青公司早在2006年就将生产主车间搬迁到当地沿江开发区,在浦头河畔的只是分装车间,平均每天产生大约10吨的废水,废水经厂区内沟槽收集后,统一集中到收集池,达到一定数量后,这些废水由货车运往位于沿江开发区内的生产车间,再进行污水处理。但奇怪的是,记者数度向浦头镇黄姓宣传委员提出进入该公司采访的要求,黄先生借公司分管领导在南通不方便接待为由,再三拒绝记者的要求。此后,记者一行来到长青公司大门前,向门卫提出入内采访要求遭拒绝,记者从外面拍摄该公司大门,还遭该厂保安阻扰。

按江都有关方面的答复,长青公司在浦头河畔的仅仅是分装集散地,产品在此不进行“化学反应”,排出的废水也被运走了,应该不会影响到浦头河与周边的环境。但这样的说法,与该厂周边居民的反应迥然不同。在该公司东侧大约400米的一家畜牧站,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有一年,附近老乡用浦头河里的水灌溉,结果发现地里长的山芋没有收成,绝收的老乡事后还得到了补偿;另一名一直生活在河边的老伯称,他喜欢捕鱼,但他发现浦头河里的鱼不好吃,有一股农药味。而该公司西侧一家消防器材厂内的女性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她刚工作时,上班闻到四周有很浓的农药味。可能是习惯了,现在感觉不强烈,但下班和别人在一起,不熟悉她的人会认为她是农药厂的,因为别人闻到她身上有一股农药味。